【丹罐】果浆(1)

不想画画悄咪咪写文  (我有罪_(:з」∠)_ 

一块七:

边疆军人×大学教师


*想到哪写哪


*假的


*别上升


 


正文


结个婚结两年,赖冠霖心想这也没谁了。


 


姜丹尼尔前天发微信给他,说是有一个假,回来顺便把婚结了吧。五个月前姜丹尼尔也是这么说的,再往前,一年前好像也说过同样的话,每次都是走到一半被部队的临时通知叫回去,他们早在两年前就决定结婚,因为姜丹尼尔的工作性质特殊,拖拖拉拉这么久了。


 


赖冠霖心里当然高兴,毕竟每次他坐48小时的火车,还要转3小时巴士的路途太辛苦了,到了地方还要被某人折磨一番,回来的路就更累了。军嫂可不是好当的。


赖冠霖是大学里名不见经传的一个讲师,因为年龄小跟着一位黄教授学习,开会,顺便讲讲课,因为不俗的容貌,他的选修课人气还挺高,在学校里的同学见了面,不管是他教过的还是没教的,都喊他一声赖老师。学校里有什么交流的机会领导也想着他,没什么生活压力,唯一的烦心事可能就是自己家那位远在边疆,一年回不了几趟家,见不着还敲想的某人。


 


姜丹尼尔当初大学读的是军校,毕业时候成绩还不错,自己选了一个边疆部队,打算为祖国做一点贡献,回来给自家小孩更好的生活。赖冠霖当然生气,没跟自己做任何商量就私自决定,分手的话挂在嘴边,却被某人的求婚抢了先,他自己还脑袋一热的答应了,能怪谁?


 


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,赖冠霖看了来电显示,调了静音,抱歉的看了一眼在座的同学们,干咳了两声


 


-来,我们继续上课


 


课程结束,赖老师回到办公室,给那个未接电话回了过去


 


-霖霖


-上课呢,怎么不接我电话


 


-嗯,刚下课


 


-婚礼的事我跟咱爸妈说了,叫他们看着准备,有些地方还得听你的,等你下班记得过去看看


 


事实上,证,他俩早就领了。


姜丹尼尔求完婚第二天就跟怕人跑了似的,一大早拉着赖冠霖就去民政局,昨夜的辛劳赖冠霖还疲着呢,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某人,还是乖乖跟着,火急火燎花了10块,证就到手了。小两口合计婚礼和蜜月的时候,姜丹尼尔的调遣通知下来了,当天下午就坐上火车去了遥远的大西北,在火车站,赖冠霖看某人的眼神格外幽怨,姜丹尼尔顾不得那么多人看着,狠狠的在小孩的唇上啃了两口,只留下一个背影。


一想起那天,赖冠霖就觉得自己体验到了这人世间的百味,嘴角的弧度骗不了人。不是有那种经历时觉得老天爷对不起我,回味时才发觉是最好的安排。


 


-霖霖尼


 


听到熟悉的声音,赖冠霖才发觉自己刚刚走神了。什么最好的安排?狗屁!


 


-嗯,哥,什么时候到


 


-今晚吧,想喝霖霖尼熬的粥


 


-好,那我在家等你


 


-婚礼定在23号?


 


-23?嗯…还有一周,你这次放这么久?


 


-我请假了,哈哈哈,婚假!


一想到电话那头的某人笑成萨摩,赖冠霖的心就泥泞的一塌糊涂


 


-婚假是多久啊


 


-一个月


-到时候去霖霖想去的地方,带霖霖到处玩,好不好呀


 


赖冠霖笑出了声,忍着笑意漫不经心的


 


-好啊


 


心里的蜜呀,怕是比蜂蜜还甜


 


-宾客的事我来联系,霖霖尼就准备做美美的新娘吧


 


-乱说话的话,今晚别回家了


 


-错了错了,老公


 


俩人又腻歪了一会才挂电话,赖冠霖看了一眼时钟,拿了桌子上的资料,急匆匆的出门了。虽然赖冠霖来这上班一年多了,每次敲这件办公室还是稍微紧张,三声敲门后,门后传来了一个儒雅的声音


 


-请进


 


赖冠霖轻轻推门,又反手带上了门


 


-黄教授,这是你要的资料


 


-哦哦,冠霖,谢谢,放在这吧


 


说罢,指了指办公桌空白的一角,泛着光的桌面多了几个指纹,黄旼炫眉头微皱


 


-稍等


 


在抽屉里拿出一个手帕,在指纹处抹了抹,用眼神示意


 


赖冠霖放下材料,想了想还是开口了


 


-黄教授


-下周我就要结婚了


 


本来专注在书本里的黄教授抬起头


 


-这么突然


 


想了下又觉得不合适


 


-恭喜你了冠霖


 


-谢谢黄教授,我是想邀请你去参加我的婚礼的


 


虽说赖冠霖是在这所大学毕业的,但当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完全是两码事,对于一切一头雾水的时候,是黄旼炫在一旁指点,而且黄教授和赖冠霖住在同一小区,除了上班时间,下班也经常偶遇,黄教授本人是特别随和,温柔,儒雅的,就是有点小洁癖,又是前辈,又是同事,又是邻居,久而久之,渐渐亲密起来了。所以赖冠霖觉得这份邀请是合情合理的。


 


-好,我们冠霖的邀请一定会去的,恭喜你了


-谢谢黄教授


 


赖冠霖在校园里走着,心情不错,打算去停车场提车,早点回家给某人准备惊喜,电话铃声响起,赖冠霖停下脚步,盯着屏幕上的号码


是邕圣祐


-tbc


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宝贝们,爱大家,此篇涉及邕罐,轻微黄罐,主丹罐,如果涉及,会在文章开头打tag,自行避雷,蟹蟹大家,请大家多多zici(´▽`ʃ♡ƪ)

评论
热度 ( 135 )

© 棉花耳朵 | Powered by LOFTER